梅尧臣的诗文全集

泊寿春龙潭上夜半黑风破一舟

宋代梅尧臣

盲风吼空来,不识前山遮。
回激入湾口,暗浪腾水涯。
喧闻破我船,沉没惊一家。
晦昧若涂漆,心绪如乱麻。
灯光不出户,鬼火空照沙。
百物任漂荡,薄命谁怨嗟。
但存此空舟,坐类鸟寄槎。
妻孥皆失色,一夕鬓欲华。
詹惶俟天明,顷刻抵岁遐。
雨寒鸡唱迟,况乃城上鸦。

斑竹管笔

宋代梅尧臣

翠管江潭竹,斑斑红泪滋。
束毫何劲直,在橐许操持。
欲写湘灵怨,堪传虞舜辞。
蔚然君子器,安用俗人知。

永叔寄诗八首并祭子渐文一首因采八诗之意警

宋代梅尧臣

昔闻退之与东野,相与结交贱微时。
孟不改贫韩渐贵,二人情契都不移。
韩无骄矜孟无腼,直以道义为己知。
我今与子亦似此,子亦不愧前人为。
北都健儿昨日至,扣门乃得所遗诗。
上言病中初有寄,下言我咏蟠桃枝。
盛衰开落感残杏,暮春无事羡游丝。
班班鸠鸣忽怀念,一扫十幅无闲辞。
洛川花图多品目,斗新争巧始可疑。
读书又忆石夫子,似蚕作茧诚有之。
镇阳归梦北潭北,吟此八章谁谓痴。
最後有文吊尹子,寿夭唑问信所悲。
共书大轴许传玩,一日百展曾忘疲。
报君亦欲齎满轴,恐费纸墨令人嗤。

汴之水三章送淮南提刑李舍人

宋代梅尧臣

我送行舟,于水之次。
春风吹两旗,君作天王使。
罟客自求鱼,清江莫相避。

许发运待制见过夜话

宋代梅尧臣

许公运国储,岁入六百万,
上莫究所来,下莫有剥怨。
十年无纤乏,功利潜亦建。
昨除侍从官,卿为磨世钝。
比於以舌得,此岂愧物论。
较量多少间,未足数刘晏。
大计苟窘费,曷不使预筭。
欲倍即能倍,但勿惑谤讪。
扰民可以夺,食官可以窜。
要付与权衡,一切出果断。
呜呼任智力,长短固有限。
制财犹制合,太甚则生乱。
公譬淮阴侯,多多自益办。
我今听甚谈,夜去为扼腕。
书之俟采诗,咨访不可缓。

池州进士陈生惠然见过不日且行因以诗赠别

宋代梅尧臣

呼童具鸡黍,颇识故人期。
竹馆忽枉驾,山樽聊解颐。
醉歌返北郭,春雨生东陂。
便与千峰隔,登高空复思。

送潘歙州

宋代梅尧臣

一见新安守,便若新安江。
洞澈物不隔,演漾心所降。
远指治所山,已入邻斋窗。
捧舆登南岭,策马怀旧邦。
养亲将为寿,倾甘抱玉缸。
观军将劳士,脔肥堆羊腔。
下车谈诗书,上世拥旄幢。
勿窥渊游鳞,无吠夜惊尨。
他日闻课第,天下谁能双。

宝元圣德诗

宋代梅尧臣

斋诚羽卫陈,庚戌推蓂荚。
灵宫容物备,清庙威仪摄。
迟明导玉舆,出宿戒清堞。
冥蒙云雾低,泱漭乾坤接。
时雪凝九霄,金笳竞三叠。
来宾万国会,受职百神协。
中夜即坛壝,浓阴驳鳞鬣。
及尔圭币升,焕然星斗晔。
华锺帝乐张,法从天衢蹑。
端门清旭上,肆宥欢声浃。
宝图增大号,元历开皇劫。
吉甫独何人,咏歌扬圣业。

春雨呈主文

宋代梅尧臣

蛟龙上汉鱼潜动,梁栋生云燕未知。
风点稍闻寒瓦急,玉条初向画檐垂。
何郎夜听应逢句,谢朓朝观必有诗。
老大莫将文字困,为公牵强不胜疲。

陈经秘校之信州幕

宋代梅尧臣

东吴海物错,南楚江味多。
家吴而宦彼,风土去几何。
既得风土乐,可赞政治和。
归来识香草,为缀楚人歌。

韩玉汝遗油

宋代梅尧臣

朝读百纸书,夜成几篇书。
明明白昼有阳乌,黕黕暗室无蟾蜍。
目睛须藉外物光,日月不到卑蔀居。
君能置以清油壶,暝照文字灯焰舒。
妇将膏发云鬓梳,缾底浊浓留脂车。
所益既如此,所感当何如。

答宣阗司理

宋代梅尧臣

风赋义趣深,传训或得失。
後人语虽浅,辨识犹百一。
欧阳最我知,初时且尚窒。
比以为橄榄,回甘始称述。
老於文学人,尚不即究悉。
宜乎与世士,横尔遭诟唧。
誓将默无言,负暄方抱膝。
非非孰是是,都莫答问诘。
岁暮宣参军,辞如鲍昭逸。
粲然倾明珠,褎我颇过实。
便言楚江萍,光彩侔旭日。
自惭流浪踪,不得蒿芹匹。
复为苦硬句,酬报强把笔。

并游

宋代梅尧臣

并出惭羸驾,康衢懒著鞭。
蹇驴能胜马,擘道去如烟。
何用嗟迟疾,从来有後先。
所期皆一至,我到尔应还。

和江邻几景德寺避暑

宋代梅尧臣

垤蚁不应雨,鸣鸢不生风。
郁气若甑炊,初阳如火红。
裸肤汗交流,腯体膏将熔。
龙头费挹酌,犊鼻强遮蒙。
常畏俗物来,去避青莲宫。
广堂铺琉璃,高檐荫梧桐。
廊壁画地狱,狱具镬锯舂。
铁城何焰焰,铁床亦彤彤。
谁知炮烙死活间,传自西域黄面翁。
正类人世苦此热,声利役使亡西东。
京师贵赁几椽舍,穷煎相似聒欲聋。
屋头朝爨作饮食,枕底夕艾驱蚊虫。
宜尔近巷江夫子,赋诗特压尘土中。

戊子三月二十一日殇小女称称三首

宋代梅尧臣

生汝父母喜,死汝父母伤。
我行岂有亏,汝命何不长。
鸦雏春满窠,蜂子夏满房。
毒螫与恶噪,所生遂飞扬。
理固不可诘,泣泪向苍苍。

寄饶州范待制

宋代梅尧臣

山水番君国,文章汉侍臣。
古来中酒地,今来独醒人。
坐啸安浮俗,谈诗接上宾。
何由趋盛府,待尔望清尘。

次韵和永叔夜闻风声有感

宋代梅尧臣

月落夜正黑,风起庭槐端。
窗间星动摇,枕上人寤叹。
所叹吹阴云,苦热弥不欢。
当其气莫出,曷若无衣寒。
虚堂卧竹簟,汗体如露漙。
驱蚊爇蒿艾,宁复袭芝兰。
煎灼一如此,衰枯谁可完。
消磨任寒暑,安有不死丹。
三伏已过二,炎赫应渐残。
试看蜣蜋虫,辛勤方转丸。
焉得从钓舟,逆上严子湍。
此事人所易,谢荣为独难。
谁顾万古名,黑石时镌刊。
风声不用撼,床头闲素纨。

酬杨愈太丞之寿州见别

宋代梅尧臣

畴昔西州谢法曹,声名籍甚我徒劳。
升沉一府已荒冢,憔悴两人犹二毛。
眼见荣华能几日,心知富贵只秋毫。
淮南鱼美香粳滑,饱去清吟岂不高。

次韵景彝三月十六日范景仁家同饮还省宿

宋代梅尧臣

种桃依竹似迁家,邀对春风共泛霞。
席上未观双舞凤,城头已觉聚啼鸦。
匆匆跨马人归省,幂幂生烟树敛花。
稚子候门知我醉,东方明月照扉斜。

别达观文鉴二大士

宋代梅尧臣

云衲山中来,画桡江上发。
何日到山中,山花应未歇。

程文简公挽词三首

宋代梅尧臣

将相荣难及,唐虞世已遭。
各将官愈大,节固位同高。
哀悼王朝辍,镌埋史笔操。
空山伊水外,松柏冷萧骚。

次韵和永叔饮余家咏枯菊

宋代梅尧臣

今年重阳公欲来,旋种中庭已开菊。
黄金碎翦千万层,小树婆娑嘉趣足。
鬓头插蕊惜光煇,酒面浮英爱芬馥。
旋种旋摘趁时候,相笑相寻不拘束。
各看华发已垂颠,岂更少年苔色绿。
自兹七十有三日,公又连镳入余屋。
阶傍犹见旧枯丛,根底青芽欢催促。
但能置酒与公酌,独欠琵琶弹啄木。
所叹坐客尽豪英,槐上冻鸱偷侧目。
盘中有肉鸱伺之,乌鸟不知啼觜曲。
诸公醉思索笔吟,吾儿暗写千毫秃。
明日持诗小吏忙,未解宿酲聊和属。

长歌行

宋代梅尧臣

世人何恶死,死必胜於生。
劳劳尘土中,役役岁月更。
大寒求以{左日右奥},大暑求以清。
维馁求以饁,维渴求以觥。
其少欲所惑,其老病所婴。
富贵拘法律,贫贱畏笞榜。
生既若此苦,死当一切平。
释子外形骸,道士完髓精。
二皆趋死途,足以见其情。
遗形得极乐,升僊上玉京。
是乃等为死,安有蜕骨轻。
日中不见影,阳魂与鬼并。
庄周谓之息,漏泄理甚明。
仲尼曰焉知,不使人道倾。
此论吾得之,曷要世间行。

得雷太简自制蒙顶茶

宋代梅尧臣

陆羽旧茶经,一意重蒙顶。
比来唯建溪,团片敌金饼。
顾渚及阳羡,又复下越茗。
近来江国人,鹰爪夸双井。
凡今天下品,非此不览省。
蜀荈久无味,声名谩驰骋。
因雷与改造,带露摘牙颖。
自煮至揉焙,入碾只俄顷。
汤嫩乳花浮,香新舌甘永。
初分翰林公,岂数博士冷。
醉来不知惜,悔许已向醒。
重思朋友义,果决在勇猛。
倏然乃以赠,蜡囊收细梗。
吁嗟茗与鞭,二物诚不幸。
我贫事事无,得之似赘瘿。

泊昭亭山下得亭字

宋代梅尧臣

云中峰午午,潭上树亭亭。
久作大梁客,贫留小阮醒。
滩愁江舸涩,祠信楚巫灵。
日暮渡头立,山歌不可听。
梅尧臣个人简介_梅尧臣生平成就

梅尧臣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北宋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汉族,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宣城古称宛陵,世称宛陵先生。初试不第,以荫补河南主簿。50岁后,于皇祐三年(1051)始得宋仁宗召试,赐同进士出身,为太常博士。以欧阳修荐,为国子监直讲,累迁尚书都官员外郎,故世称“梅直讲”、“梅都官”。曾参与编撰《新唐书》,并为《孙子兵法》作注,所注为孙子十家著(或十一家著)之一。有《宛陵先生集》60卷,有《四部丛刊》影明刊本等。词存二首。

©2018 我爱诗词网 | 古诗大全 | 诗词名句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唐诗三百首 | 网站地图 |